云烟成雨

骨子里闷骚的文艺老青年

一不小心来到了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回头看看走过的路,还算平坦,虽然我这岭不算高,但景色一点也不差,虽未成为叱诧风云的人物前呼后拥,但身边也还是有个三五好友,能吹吹牛逼,35岁,一个撕扯的年龄,我不落俗套的开始迷茫、恐慌……,但人生总要去面对,像我同学说的那样,人生第一阶段告一段落,即将开启绚烂的第二阶段!往后余生,有家人有朋友,但愿人生平凡但不平庸

最近脑子不大好使了

万事墙头草,管你往哪倒,我自问心无愧,奈何一番苦味……

zhuozhuo酱:

枕畔诗:

梦里水乡

穿过一条条曲折幽深的巷子,脚下是不染纤尘的石板小径,岁月在这里凝结成精美的雕花窗棂。流水静默不语,乌篷船却咿咿呀呀。高高的桅杆立在斑驳的船头,还承载着丝绸般华丽的梦想;素雅的印花布随风起舞,摇曳在清丽婉约的水墨江南;高生公的烧酒醇香满院,不知饮醉了多少羁客和归人?古老的戏台上依旧说唱着世事浮沉和才子佳人。

何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qiankun_6:

枕畔诗:

旧时王谢堂,已作百姓家,旧人故居仍在,雕花窗棂依旧,高墙掩不住市井气,俊逸风流皆付与黛瓦灰墙、青苔石阶。

或许只有枕水人家的柴米油盐和家长里短才是苏州文化中最绵长持久的印记,炊烟、米香一并混杂在记忆中,讲述着苏州当年的风华。 










下雨天和孤独最搭配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德恩广被虎亦亲。劝君留得三分面,一朝用得自宽心……